泸县学生之死,惟有事实能遏制谣言

2017-04-06 14:19:18

几年时间过去,舆论的传播环境已经有巨大变化,也对地方政府的信息公开提出了更大的挑战。但有些传播规律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一名中学生突然死亡的事件,打破了泸县这个四川边远小县的寂静,一下子把它推到了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

  当地公安部门早有通报,“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但这样的官方表态,并不能平息民间的种种猜疑。当地民众会有最朴素的疑问——如果事实真这么简单,为什么到处都是警察,为什么官方如临大敌?

  有此感受的不只是普通民众。去当地采访的新华社记者,都忍不住在报道中“吐槽”:“严密防范让记者感觉到无形压力”。报道中的一个细节更是耐人寻味,当记者提出采访死者母亲时,县政法委书记表示找不到人,问手机说没有死者母亲电话,问地址说不清楚地址。

  作为事件的核心当事人,死者母亲的现状和发言,是舆论所最关注的。她的发言,当然可能有自身情感或者立场的考量,但是让记者采访,并传达她的声音,不会让真相变得更扑朔迷离,只会有助于大家判断事态。而地方官员的变相阻扰,在当下的情境中显得非常拙劣。如果到了现在,地方官员还真的不知道死者母亲的电话和地址,不是严重的失职吗?如果知道,却又公然撒谎,则更说明地方官员在舆情应对方面的愚蠢可见一斑。

  如新华社的报道所言,“这起原本可以正常进入司法渠道的个案,逐渐演变为当前的群体聚集、警力封路、舆情汹涌”。这本来只是一起个案,尽管是否“他人加害死亡”,现在还言之过早,但无论怎样,按照正常的逻辑推演,都不至于发展到如今这般官民对立、剑拔弩张的态势。

  把事情闹大的罪魁祸首,不是谣言。谣言虽然可恶,但却是真相迟迟缺位之后的产物。舆论学中久已存在的规律,就是谣言通常和事件的受关注程度成正比,和真相的传播程度成反比,越是公众关注、真相迟迟不见的事件,越是可能被谣言缠绕。当地政府需要做的,不是跟在谣言后面围追堵截,而是尽快让更多媒体介入采访,让事件核心当事人发言,让事实和真相逐步呈现在公众面前,而不是一味地封堵信源,寄望于通过舆论管控而让所有人听自己的。

  不尊重传播规律,不以信息公开、坦诚接受监督的方式回应敏感事件,结果就是非但激化矛盾,还进一步耗尽了地方政府的公信。原本地方政府只要尽快公布事实,只要展现开放坦诚的姿态,就可以理性善后,不让事态失控。但因为舆论管控和信息封锁,导致的结果就是现在地方政府说什么,公信力都很可疑。这种官民对立和冲突,让事件逐步陷入僵局,甚至有进一步失控的风险,这方面并非没有前车之鉴。

  几年时间过去,舆论的传播环境已经有巨大变化,也对地方政府的信息公开提出了更大的挑战。但有些传播规律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比如能有效遏制谣言的只有真相。不能深刻理解这句话的地方官员,迟早会要付出代价。

  现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都已对此事件跟进调查或评论,地方政府在信息公开和事态处理上的不妥昭然若揭。鉴于此般情形,上级政府部门或许应提早介入,推动事件的调查和信息披露,并以严肃的处理问责,给不幸的死者家属一个交代,给当地和更多地方政府敲响警钟。(敬一山)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