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改并非拆东墙补西墙

2017-04-10 10:08:12

让就医患者得实惠,让医务人员受鼓舞,医药分开改革是一项重要的纠偏,医院此后主要挣钱的途径将不再是卖药,而是医务人才的专业服务。

  取消药品加成、挂号费和诊疗费,增设医事服务费,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破除以药养医……北京“医药分开”综合改革8日正式在3600余家医疗机构实施。

  总结起来,北京医改主要干的是三件事:设立医事服务费、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取消药品加成。其中,挂号费、诊疗费等合并为医事服务费对患者影响最为直接。按照新标准,三甲医院普通门诊医事服务费50元,自付10元。副主任医师、医师、专家的自付标准分别为20--60元不等。社区医院医事服务费只需要自付1元,满60岁的老人甚至连这1元也不用出。

  这样的制度设计,当然有弥补取消药品加成带来的医院收入减少的考虑,但更重要的,肯定是要体现对医务人员劳动价值的尊重,同时以价格杠杆推动分级诊疗,增强患者在基层就诊的吸引力,而不是无论什么小毛病或者例行检查,都去大医院里抢专家号。

  与之相对,北京医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取消药品加成,降低检查项目价格,破除以药养医体制。北京医改取消药品加成后,药费会不同程度出现下降,至少15%的药品加成没有了;不过患者感觉更明显的,可能还是大型检查费用的降低。

  这一升一降之间,医药分开的北京样本,试图让医药真正分开,让医事服务更值钱,让药品和检查更低价,从而使医疗服务更加规范,过度医疗被抑制,不合理处方减少,药费占比下降。具体到每个患者,可能有的感受明显,有的感受不明显,但是这个改革思路是对的,长期看,理当能让患者从中受益。

  在“进一步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政策语境下,医药分开已成必行之事。只不过,有些地方也因此出现一现问题,比如湖南部分医院拒绝给药品供应商付费,因为医院感觉自己成了供应商的免费代售点,要求其支付仓储和代售费用。这种要求合不合理?我认为是合理的,正如超市要收进场费,取消药品加成后,也应允许医院和供应商之间展开谈判,不让光明正大地挣钱,就会有私下的蝇营狗苟。

  关于北京医改,外界曾提出不少顾虑,比如:取消药品加成,医院少掉的钱从哪里弥补?医生的薪酬将如何保证?如果没有财政补偿,光是强化医保保障,医院会不会经营困难?除此之外,见诸媒体评论最多的还有一种声音,就是认为:一方面上涨医事服务费,一方面下降药费和检查费,只是拆东墙补西墙,患者掏的钱不一定少,甚至可能更多。

  这种论调最普遍,也最弱智。只问一点,你是愿意直接给医生多点服务费,还是让医生通过多开药、多开检查来挣钱?如果医事服务费极其低廉,卖药和做检查又极其赚钱,医院和医生会如何选择,还用说吗?还有,大医院里总是人满为患,那些人真的都是得了基层医院无法解决的大毛病吗?如果大医院挂号费和小医院挂号费都一样的便宜,为什么不去大医院?

  其实,任何改革也不可能一上来就尽善尽美,停止无谓的争论,勇敢迈出改革步伐比什么都重要。让就医患者得实惠,让医务人员受鼓舞,医药分开改革是一项重要的纠偏,医院此后主要挣钱的途径将不再是卖药,而是医务人才的专业服务。医药分开的北京样本,能否让患者感到满意,能否理顺医疗服务价格,确实需要拭目以待;但在此之前,不再“为质疑而质疑”,也是一种美德。(舒圣祥)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