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强拆广告牌:宁要乱作为不要蜗牛奖?

强拆广告牌:宁要乱作为不要蜗牛奖?

2018-07-07 14:27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阅读提示】怕领蜗牛奖 江苏泰兴突击拆除三百多块户外广告牌强拆广告牌:宁要乱作为不要蜗牛奖?

  光明网评论员:在被上级部门督察后,江苏泰兴市担心被指责“不作为”而领到“蜗牛奖”,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拆除高速公路沿线300多块俗称“高炮”的户外广告牌。“拆违”速度之快,让当地政府遭受“违法强拆”的质疑。近日,当地多名广告业主向媒体反映称,他们建设广告牌之初,已获政府部门审批,此时却被认定为违法建筑,实在不能理解。

  “蜗牛奖”是2016年初泰州市为专治官员不作为而设立的一个“奖项”。地方政府和官员想必没有愿意“获此殊荣”的,但是,如果为了避免不作为而滑向乱作为,则无疑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而这次泰兴市对户外广告的强拆行动,就难逃乱作为之嫌。从媒体的报道看,当地这场强拆行动,存在诸多疑点:

  按照行政强制法的规定,对违法建筑应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方可依法强拆。然而,在行政诉讼结果还没出来前,当地就对相关广告牌进行了强拆。那么,此举是否有违行政强制法的规定?

  据当地“五项行动”小组办公室联络员称,为了落实江苏省的相关整治方案,泰州市出台工作方案,要求“三年任务一年完成”,到2018年6月底,全面拆除高速公路沿线违法建设的高炮广告。“三年任务一年完成”,如果完全是依法依规处理,倒也未尝不可。可如果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提前完成,甚至不惜以违法的方式来完成,是否有些过头了?

  针对部分拿到审批的合法广告牌仍被拆除,当地回应称,根据相关规定,广告经营必须经过县级以上政府审批。而目前部分广告主取得的证照是由乡镇政府颁发的,因此,被县政府认定是违法广告。这个规定可能没问题,但既然镇政府的审批不具有法定效力,那此前有没有进行过纠正?相关政策有无向广告主充分告知?毕竟,镇政府的审批权力无论是否有效,都属于政府行为的一部分,而当权力系统内部出现衔接问题时,由此带来的损失是否应由政府来买单?

  另,在广告牌拆除行动引发纠纷并遭遇投诉举报后,泰州市效能办再次对泰兴进行督查,并指出是“乱作为”。但即便如此,相关工作人员称,当地仍“顶住压力”,以“五项行动”小组的名义,对广告牌进行了强拆。已经被上级部门定性为“乱作为”,却仍“顶住压力”继续,这是否只说明:在当地相关部门心中,比起拿不作为的“蜗牛奖”,“乱作为”是可以被容忍的?

  对于业主已提起行政诉讼,广告牌却仍遭强制拆除一事,当地“五项行动”小组办公室解释,拆除违法广告牌的主体是乡镇一级政府,“五项行动”小组办公室只是协调机构。然而,有镇长却明确表示,乡镇一级政府不是拆除广告牌的主体,他们只是接受“五项行动”小组的委托完成拆除任务。广告牌拆了,遭遇诉讼了,却连拆除主体都不明确,这恐怕为拆除行动的合法性之疑再添注脚。另外,在下达强拆指令时,“五项行动”小组办公室似乎有绝对的权力,可面临担责时,又强调自己只是“协调机构”,权责如此不确定,支撑“任性”拆除的底气何来?

  一场户外广告的拆除行动,居然面临如此多的疑问,当地有关方面不能仅仅拿着“违建”的单方面理由来应对一切。对于相关权益纠纷必须尽快作出正面回应,至于拆除行动是否构成违法,上级部门恐怕也有必要来个合法性审查。跳出个案看,原本避免“不作为”的行动却跳进了“乱作为”的漩涡,此一现象所映射出的公权力行使的弹性空间,应当有更多系统性、制度性的反思。要么“不作为”,要么“乱作为”,政府行为不该只有这样的“二选一”选项。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转款错误自行解决有违现代法治原则强拆广告牌:宁要乱作为不要蜗牛奖?

强拆广告牌:宁要乱作为不要蜗牛奖?
[ 位置: 首页> 时评频道> 光明网评论员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地方教育资源不足,只好做大教育资源蛋糕,在民办中学做大做强后,又可能构成对公办教育资源的虹吸,更多家长被迫也只能选择民办,这无疑为民办学校的择校费埋下了伏笔。
2019-02-15 17:41
当水族馆沦为非法动物的销赃地,当水族馆盲目发展,造成水生动物捕捉、交易的泛滥,当水族馆的发展初衷已背离动物保育这一最根本目的,那么,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水族馆吗?
2019-02-15 17:38
孩子是受赠人,赠与人给压岁钱都是自愿且无偿的,而孩子作为受赠人也是愿意接受的。从这个角度说,压岁钱是孩子获得的,是属于孩子的财产,应归孩子个人所有。
2019-02-15 17:35
还学校以干净,还家长和学生以清净,绝对不是否定技术工具的价值,而是回归教育内在规律的纠偏之举。毕竟我们不需要那么多作业APP,这些APP也无法提供不可替代的有益帮助。
2019-02-15 13:02
餐馆老板究竟找了什么样的领导,这些领导又拥有怎样的通天法术,可以让一家餐饮企业如此明目张胆地无证装修,而城管部门却只能罚款了事,不敢进一步追查下去,一管到底呢?
2019-02-14 19:05
处理侵权没问题,遏制家暴孩子的行为也很有必要,故对曝光家暴之举的处理,也严格按照法治精神妥善处理,对于由此带出的打骂孩子行为,要关注是否侵犯了孩子的权益。
2019-02-14 13:28
项目承诺制并不意味着,企业的一纸承诺就可以包打天下,也不代表政府部门儿就放宽了准入的标准和条件。恰恰相反,这需要政府部门加大过程和事后监管,有效规范企业经营行为。
2019-02-14 13:28
在一片喧嚣追捧声之中,电视问政节目被截成了片段爆款广泛流传,贡献了收视和流量。人们都在热议主持人的怒怼,但西安的黑车治理问题,不能就此被遗忘。
2019-02-14 13:28
面对网络盗版侵权嚣张气焰,既需司法、执法上的刚性落地,也需要立法“东风压倒西风”。把这套知识产权的法治组合拳打好了,类似“0.5元可看贺岁档大片”乱象才会化作绝响。
2019-02-13 13:47
换一个角度看,如果这种政策扶持手段能够有效瓦解非法渠道的产业链,则不论是减少环境污染所带来的社会负面效益、相关经济损失等,都会是一笔划得来的账。
2019-02-13 13:44
这样的处理并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才显得有些过重。相关部门当引以为戒,不以恶小而纵容,从严治理欺诈宰客行为,如除拘留罚款外,还可列入失信名单,让商家有所顾忌。
2019-02-13 13:43
罪错未成年人不给予必要的处罚,一放了之,这样的处理手段,显然无助于罪错未成年人认识和认清自己所犯的罪错,不利于罪错未成年人改正所犯的罪错,反而产生纵容效应。
2019-02-13 13:42
哪怕提供旅游服务的依然是本地人,只因为旅游开发破坏了当地的生活场景,古镇最淳朴的一面不可避免地远离了游客。不管是真古镇还是仿古小镇,都仿佛是戏中“楚门的世界”。
2019-02-12 11:24
行政公文、法律文书保持理性是必要的,但是在遵循法律边界的基础上,进行人性化创新,不仅便于公众了解事情真相,也能让旁观者从中悟出些道理。
2019-02-12 11:25
“妈妈装的旅行箱”凝聚的是爱,就像春日放飞的风筝的线,一头连着的是游子们外出打拼和在各个舞台的绽放,一头却在父母手里攥着,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游子的牵挂和感恩。
2019-02-12 11:24
在靠学霸人设收割流量的过程中,任何欺骗造假的操作都会适得其反;对高校也敲响了警钟,学术公平的底线不能有任何松动。所以,涉及的两所大学应该有所回应,及时释疑解惑。
2019-02-11 15:35
需要主管部门基于保护未成年人权利和实现公平原则的高度,从顶层设计统一标准,完善儿童年龄证明的物件、全面启用身份识别等措施,让儿童票看年龄不看身高的愿景早日实现。
2019-02-11 15:33
应把这事当成自我反省的多棱镜,既要照到公众对医院公益属性的内心焦虑,也要照到各地医疗机构治病救人这一初心,也可以查查各地还有多少医疗机构把为民治病在当成生意。
2019-02-11 15:30
从消费者的反应来看,绝大部分人都认可春节加收服务费,认为是对劳动者付出的肯定和尊重,说明消费者普遍接受市场自主调节价格,明白劳动付出需有合理回报。
2019-02-11 15:29
能从春节汲取力量的,又何止是个人?互相关爱、真诚祝福,构成了每一个春节的底色,也印证了中华民族的特征:团结统一、勤劳勇敢。传统文化,无需大张旗鼓的宣传,也无需不厌其烦的诉说,它早已印刻在每一张摆放着年夜饭的餐桌上、每一个温暖人心的拥抱里、每一幅合家欢的幸福画面中。
2019-02-04 07: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