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印斌

大理客栈的野蛮生长该停一停了

  一向以开放姿态迎接外来人的苍山洱海,这个春天不再敞开怀抱。今年4月1日起,大理白族自治州开始执行史上最严洱海治理令,进入洱海抢救模式。环绕洱海的2000多家客栈面临关停危机,大理乃至整个云南的旅游业也面临巨大冲击。据媒体报道,仅双廊镇就有600多家客栈停业整顿,其中就包括舞蹈家杨丽萍在双廊的太阳宫酒店。

  此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太阳宫酒店,落地窗三面环海,四面风来,房间内坐看东边日出西边雨,如梦如幻,美艳不可方物。而今,却也不得不暂时歇业,等待大理“史上最严”的环保治理。至于其他数千家客栈,同样处于风雨飘摇的危机之中。究竟能不能通过此次环保核查、又有没有实力配备全套排污设施等,都是必须直面的严峻问题。

  客观而言,通过大面积的客栈停业来达到治理效果,实属下策。很简单,这样一来,原本活泼的旅游产业链条被硬性切断,之后的接续培育,注定要花费更长的时间、付出更多的努力,市场、业界乃至当地已被旅游业裹挟了的民众,也势必受到很大的冲击。如何挺过这一次“壮士断腕”,并重新找回市场、找回游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至少在当前而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一者,洱海污染治理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据披露,洱海景区沿湖5公里以内,就有多达800多家客栈和饭店,源源不断排入湖中的污水,远超洱海自净能力。1996年、2003年、2013年洱海曾三次爆发蓝藻。2016年,湖水只有五个月为二类水,比往年少了一个月;水温比往年提高了2℃。

  再者,民宿客栈的野蛮生长,也到了必须清盘的时候了。今年3月,大理州客栈民宿行业协会成立时提供的数据显示,大理客栈共4000多家。开办客栈,已经成为一股不可遏制的风潮。而与此同时,当地的治理却远远落在后边。污水失控之外,政府也没能及时控制村民和外来者建客栈时的“违规建造和填海占地”,客栈侵蚀了大量公共空间。

  若继续放任自流,最后只能导致已经失序的客栈彻底无序,从而反噬已经蓬蓬勃勃的旅游产业。这样的场景,此前在海南已经上演过一次,在政府刺激旅游发展的旗帜之下,经营者肆意圈占海滩,结果导致沙暖潮平的海边混乱不堪,最后只能重新洗牌。不仅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也灼伤了政府的信用,对于兴致勃勃的游客而言,也不公平。

  可见,问题的症结不在于当地现在才祭出“雷霆手段”,而在于当地政府此前规划的缺乏周详和没有前瞻性,以及在日常监管中的松、软、散。本来,当地完全可以搞一个长远的旅游规划,兼顾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严格设置民宿客栈的规模、环保设施、建筑高度以及与周边环境的融合,同时,对于不合规的民宿客栈分批分期改造使之达标。

  若能及早绸缪,并严格落实监管责任,一视同仁,不得有任何依恃权力与资本的“例外”,相信大理洱海的客栈不会是现在这个乱象。即便杨丽萍开酒店也一样,均应该按照当地明确规定的标准建设施工。至于那些因为官员滥权、懒政而导致的违规建造和填海占地,也不会如此无法无天。一句话,管理不到位、不公正,则乱象必然层出不穷。

  实际上,这已经涉及到大理旅游如何升级的问题。即,在走过了最初的无序发展、野蛮生长之后,地方政府应该有更开阔的视野格局、更前瞻的发展构想,及时、主动调适地方旅游发展愿景,推动提质升级。无论环保,还是风貌,都是旅游发展必须关注的核心要件,靠侥幸不可能过关,更不可能经由市场自由竞争实现,政府必须主动作为。

  “苍山兮苍苍,洱海兮汤汤”。人人都想去体验苍山洱海的风轻云淡,也希望在大自然的绝美中释放自己。只是,当一个地方失去起码的规范与秩序之后,不仅风景会失去颜色,甚至连残存的一点“风轻云淡”也会沦为权势者的禁脔。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全社会都在投入发展旅游的热潮中,政府不妨保持一份清醒与冷静。(胡印斌)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