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留毕业证折射失序的教育观

2017-07-03 18:15:35

按时向毕业生发放毕业证,不仅是母校对学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叮咛,也是一所大学最基本的信义和责任。

  毕业季,经历种种狂欢和仪式,对学生最重要莫过于领取毕业证。

  或许因为没有完成导师交代的任务,或许没有与用人单位签订三方协议,或许仅仅是因为图书馆的欠款、学杂费用没有交清等。很多明明已经毕业的学生常被学校和导师扣下毕业证。多年以来,扣留毕业证成了一些大学盛行的潜规则。学生维权无门,又迫切需要毕业证来完成就业入职手续,往往只能忍气吞声。

扣留毕业证折射失序的教育观

  须厘清的是,学生未毕业和毕业证被扣留是两码事。一个学生的毕业证制作完成,盖上了学校公章,意味着他已经是学校认可的合格毕业生了。如果认为其未达到毕业标准,例如学业水平不合格,早先就不应该对其颁发毕业证。尽管扣留毕业证的学校和导师都能拿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一码归一码,既然学生已经毕业,就不能再拿毕业证做文章,胁迫学生满足其它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

  教育主管部门已多次下发通知,严禁各高校扣发未落实工作的毕业生的毕业证和学位证。扣留毕业证现象屡禁不绝,恐是高等教育观念失序的一种折射。

  众所周知,在一些大学里的某些专业,导师和学生从教育者和学习者的关系,异化为某种意义上的雇佣关系。导师被称为“老板”,学生为导师的校内外项目“打工”。无论这些项目与学习本身是否有直接关联,导师都以工作绩效来要求学生,掐准毕业证这一学生的“命门”自然不在话下了。学生囿于师生关系中导师的强势地位,不敢公开与其对立,导师则利用学生这一弱点得寸进尺。

  学校以学生未结清欠费为由扣留毕业证,是一种蛮横的管理手段。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离校时结清学费、图书馆欠款是学生的义务。如果学生没有履行这一义务,学校有权利实施追讨,包括运用法律手段追究责任。然而,毕业证作为一种教育证书,不涉及学生与校方之间的经济纠纷,更不该成为事实上的抵押品。扣留毕业证以胁迫学生归还债务,跟社会上那些非法追债的个人和组织有什么区别?

  毕业的意义是一个学生圆满完成了学业,毕业证的价值本是无形的。扣留毕业证的学校和导师,却是看准了毕业证对学生的有形价值。似是而非的逻辑背后散发出浓浓的乡愿。一些学校潜意识里没有把学生在校学习视为教育过程,而把它当成投入与产出的产业运作,甚至把毕业证视为交易完成的象征。于是,他们就像做生意一样,不管不顾教育者应有的情义和斯文,在学生被“扫地出门”前,把账算得清清楚楚。

  最近,关于大学精神和校友共同体意识的讨论在社会上十分热烈,一些优秀大学善于凝聚校友力量以推动学校建设,也乐于听取校友对学校发展的意见,从善如流。至于那些毕业之际还要对学生百般刁难,甚至把毕业视为一场交易完成的学校,究竟能够培养怎样的校友文化,吸引多少校友回馈母校,其结果可想而知。无论出于怎么样的理由扣留学生毕业证,其目的是肤浅的,其眼光也是粗陋的。

  扣留毕业证的学校和导师,其行为已涉嫌违法,教育主管部门甚至公安机关应当及时介入,要求非法占有者把毕业证归还到它的主人手上。

  更重要的是,大学坚持以教育为内在的精神坚守,宽容和善待每一位合格毕业生。按时向毕业生发放毕业证,不仅是母校对学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叮咛,也是一所大学最基本的信义和责任。对教育者来说,有什么比和和气气地把每一个毕业生送出校园更能体现自己工作成果的呢?至于有什么未了的恩怨,大可当学生真正成为“社会人”以后,以平等和克制的姿态来解决。(王钟的)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