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钟的

男孩戒网瘾身亡,特训学校岂止是非法办学

  安徽省阜阳市一名18岁男孩因为爱上网,家长把他送到了一家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校方承诺用心理疏导、体能训练等方式帮男孩戒网瘾,绝不会体罚。男孩来到学校不到48小时,校方通知家长称男孩不行了,已经被送到医院。当家长赶到时,男孩已经死亡。除了身上20多处外伤外,还有一些内伤。

  据报道,这所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属于非法办学,曾多次收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停止办学通知。事发以后,该校已经被当地镇政府查封。

  以杨永信开创的网瘾电击疗法为代表,一些声称对治疗未成年人“网瘾”有奇效的机构,获得了家长的信任。他们有没有治好未成年人的“网瘾”不说,使用残酷手段折磨和虐待未成年人,恐怕比网瘾造成了更严重的身心伤害。很多从这种机构出来的未成年人,都留下了不堪回首、痛至骨髓的记忆。

  未成年人自我控制能力弱,过度沉迷网络的确会影响其健康成长。但是,一些家长在发现问题后,不反思自身的教育责任,总想借助第三方的力量解决问题。其实,治疗“网瘾”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良好的家庭教育,沉迷于网络的未成年人,往往生活在一个成员之间沟通难言顺畅、关系并不和睦的家庭之中。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善家庭环境,提高家庭教育水平,让未成年人寻求在虚幻网络解脱的土壤依然存在。

  即使父母想要委托专业教育机构矫正孩子的“网瘾”,首先要具备甄别教育机构水平的能力。然而,一些家长在焦虑之中,一看到某些机构对戒网瘾功效的夸大宣传就信以为真,把它们当成救命稻草一样,无条件地把孩子送过去。这样的做法破坏了家长和子女之间的信任,给家庭关系造成了更长期的损害。

  这些戒网瘾机构对外宣称是教育特训学校,有关部门在查处时,也是从非法办学角度开展执法的。但是,使用暴力、非人道手段“矫治网瘾”,显然不是教育方法是否妥当的问题了。他们对未成年人的伤害,已涉嫌违反刑法,应当由公安机关主导开展调查。

  现在看来,这些非法特训机构,是有组织、有策划地对未成年人实施伤害。不管是在言语上侮辱未成年人,还是在肉体上折磨未成年人,其行为实施都有一定套路。非法特训机构有组织者,有执行者,如果其行为真的触犯刑法,说他们是违法犯罪团伙,并不为过。

  在此之前,还发生过“孩子在戒网瘾学校坠楼”“高墙铁丝网,每天都要擦厕所”等负面新闻。恐怕没有哪家正常的教育机构会这么做,仅仅指责这些机构“非法办学”显得太轻飘飘了。一旦有哪家机构涉嫌虐待未成年人,就应该从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的角度开展整治。如此,才能给非法特训机构以震慑。

  诸多因为治网瘾导致的悲剧发生在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反倒是在互联网普及更早、程度更高的大城市,很少有家长把孩子送到这种封闭式的机构治网瘾。这跟家庭教育水平更高的家长,能够更准确地判断孩子使用网络的习惯和目的有关。生活在乡镇的未成年人精神生活容易空虚,没有那么多的课外娱乐活动,才让网络占领了他们的大脑。

  公立学校、政府管理机构、社会组织有必要为家长们做好服务,提高他们的家庭教育能力,以及对孩子所谓“网瘾”表现的甄别能力,阻止他们亲手把孩子送进非法机构的陷阱。(王钟的)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