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官气横生的高校社团亟待“祛官气”方案

官气横生的高校社团亟待“祛官气”方案

2018-10-03 10:41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阅读提示】又一学校社团逞官威?过节必须给“主席”发祝福写错名字大会批评官气横生的高校社团亟待“祛官气”方案

  光明网评论员:在祥和喜乐的假日模式舆论场,一些高校社团却在贡献着各色奇葩故事。

  近日,“同学在群里问7号要开会吗”事件引起全国热议,有媒体记者注意到,在微博 “同学在群里问7号要开会吗”的话题中,网友们纷纷发表了更多自己学校出现“社团逞官威”的事件:一位社团成员因写错部长/主席名字被要求抄写50遍,还要“开大会检查”;另一学生把社团要求给部长/主席发“节日祝福”的消息截屏发到贴吧,被社团成员找上门要求道歉、追责。

  学生会“杨主席”火了,其实更该关注的,恐怕不只是“注意自己身份和说话方式”的“威严提醒”,还有“自己没点数”的暴戾之怒。名字不能直接称呼、逢年过节要短信祝福……从中山大学学生会“百名高级干部”罗列,到哈工大学生会的“压力面试”,一眼望去,高校社团的诡谲与异化,已经不是个例那么简单。重点高校无一幸免,普通高校从者如云,如果真要做个“官本位高校社团图鉴”,真相估计要让诸多关心中国高等教育的人惊悚并凛然。

  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自由开明的大学,却在“民间社团”上为学生干部隐藏到这个地步:等级森严、官气横秋,权力任性而枉为,话语骄横而无度,这样的校园文化于社会文明有何裨益之处?有人说,这是小问题,不值得“小题大做”。但是,如果官气横生的高校社团成为一种明规则,这就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那么简单了。别忘了,他们已经成年,他们在校内游刃有余且笃行不移的“三观”,短短几年之后,便会兑现到经济社会的各个层面,便会兑现到你我他的身上。

  学生社团,当然不是说非要超脱于管理架构。层级化、权责化,乃至模拟成人世界的行政管理制度,并非洪水猛兽。不过,学生社团毕竟不是官场,何况,在公共治理现代化的路上,最该自由奔放的学生社团如果反而重拾了形式主义与官僚主义,岂非本末倒置、魅影重重?

  我们对高校社团官气横生的警惕与厌恶,大概在于三个显而易见的层面:第一,复活了官本位的杀伤力,将风清气朗的高校,弄成乌烟瘴气的权力场。第二,预演了精致利己主义,媚上欺下、虚荣跋扈,在背离真善美的路上越走越远。第三,这种趋之若鹜的官气横生,已然成为另一种校园霸凌。学生社团“官场化”、学生干部“官僚化”,他们把持着高校里稀缺的动员能力和组织资源,与管理学生组织的老师及所谓服从等级序列的“部下们”,构筑起密实的天罗地网,拉帮结派、搞小团体,以各种名目的“加分”蚕食教育资源分配上的公平,以隐性或公开的排挤性人际关系“教训”着荒唐规则的反抗者。这种以大欺小、以老欺新的丛林法则,本质上就是校园霸凌。

  遗憾的是,当事高校对类似事件的处理不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存在着“遮羞避丑”等作为。有的是为了应付舆论压力而敷衍道歉,有的是偷偷排查“泄密者”而伺机报复……几乎没有一家涉事高校,敢于站在改造社团风习的视角,拿出革故鼎新、刮骨疗伤的“系统处方”。真正的问题是:“同学在群里问7号要开会吗”等公共事件,其背后盘根错节而根深蒂固的观念和风气,是一封致歉信或说明通告就能轻巧逆转的吗?

  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他的《什么是教育》中说:“教育本身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学坏三天,学好三年。官气横生的高校社团如果没有“灵魂改造方案”,指望它们自我醍醐灌顶、洗心革面,大概也就是个笑谈。从这个意义上说,为中国高等教育计、为高校风清气正计,官气横生的高校社团该统一吃药了——大到组织运行规则,小到学生干部称呼,亟待有个“祛官气”的标准方案!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对毒打良善老人者多谈法律少谈感恩官气横生的高校社团亟待“祛官气”方案

官气横生的高校社团亟待“祛官气”方案

[责编:李贝]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直播顶级中学课堂的做法虽在应对高考挑战时的效果未必能赶上其他模式。但是,对于广大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假如有更多的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力推此事,绝对算得上幸事一件。
2018-12-13 17:26
南昌大学的学生调侃学校的停电通知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让学生长期承受停电的折磨,不仅暴露南昌大学在管理建设层面的现实缺失,也凸显出了当地教育部门的责任缺失。
2018-12-13 17:23
如何让一个受到严重伤害的人摆脱创伤,重新拥有正常的生活,是今天包括医学和心理学等学科都难以完成的任务。类似创伤,会永远留存于幸存者的心中,并影响他们的后代。
2018-12-13 11:28
是时候好好审查校园APP的合法性与合规性了:既要看看它们是否必要而科学,更要查查它是依循什么路径进入校园的。别再披着信息化的幌子,把学生当成“流量自肥”的唐僧肉。
2018-12-13 11:31
既有的刑事责任年龄,给未成年人犯罪以法律宽容,不仅对受害人难言公平,甚至可能演化为对犯罪暴行的纵容。面对不忍直视的频发血案,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或许应尽早进入立法者的视野。
2018-12-12 16:42
从故宫口红的几度刷屏可以看出,当前文创产业已占据了消费者视野,社会上对优质文创产品依然抱有一种“饥渴”,对文创产品有着极高期待。从这个角度说,创作者也当不辜负这种期待。
2018-12-12 16:45
把体测与毕业挂钩的做法,还是考试的思路,这和把体育纳入中考一样。需要防止的一种倾向是,体育课就是根据体测项目组织学生跑、跳,以及一些同学为了体测达标,进行突击训练。
2018-12-12 16:46
没有无限的责任,也没有任性的权利,这是成熟市场的基本要义。网约车拒载醉酒乘客,把各种消费场景与矛盾厘清在合同规则里,既有利于平台成熟与完善,也裨益于司乘关系公平与正义。
2018-12-12 12:20
尽管近几年通过实现“两票制”减少了药品的流通环节,但是由于各家医院和医生在药品的选择方面仍具有较重的话语权,为了提高销量,药厂方面在营销方面的成本依然比较大。
2018-12-11 15:34
魏则西事件已过去两年多,《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等制度设计也在不断进步;遗憾的是,“竞价排名”的江湖上,故事仍停留在坑蒙拐骗的那一页。
2018-12-11 15:34
就本次事件而言,根本无需闹到对簿公堂的程度,行政复议阶段就能化解问题。但两级交警部门偏偏“硬撑”到法庭上并败诉,难道他们不知道其做法违反法定程序吗?
2018-12-11 15:34
“空手套白狼”的开发商当然需要大力谴责与追责,但更需要追问的是,“空气房子”是如何顺利通过工程竣工验收与备案的,又是如何顺利办理产权证的?
2018-12-11 15:34
对于工业厂房等,社会已有再利用的共识和能力,但对于油罐这样的高危物品,恐怕仍需认识的时间和过程。同时,各地不断提升相关处置能力和警惕性,是十分必要的。
2018-12-10 16:01
这折射出的是一种形式主义顽疾,由于一些地方扶贫的考核机制不健全,事后问责不到位。使得基层部门和官员养成一种侥幸心理,久而久之,平时不作为、临时抱佛脚就成了习惯。
2018-12-10 15:58
血缘亲情是人类与生俱来、最基本的情感,无论用什么方式粗暴将其斩断,都不人道。执政者们在政策设计和执行的过程中,多点人性的温度,少点粗暴和漠然。别让悲剧再次发生。
2018-12-10 15:55
如没有详尽的调查过程披露、没有给出合理释疑,那么,公众很容易将之误会为文过饰非。在地方部门涉嫌行政违法的公共事件上,相关权力者是有遮蔽或调和真相的趋利冲动。
2018-12-10 11:36
在排查毒贩子如何雇用和利用“病人”来“套片”埃托啡,也要检查管理和经营者是否严格遵守了《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处方管理规定》,以便堵住镇痛麻醉药转化为毒品的漏洞和转化途径。
2018-12-08 11:42
道路是安全的,井盖是牢靠的,盲道是完善的,这些最低限度的保障,不应该成为一种公共奢侈品。要改变这一点,对整改不能止于个案层面的补漏,不能依赖重复的悲剧来提醒错误和漏洞所在。
2018-12-07 17:01
婴幼儿幼托服务的前提是保障幼儿身心安全,保障则是清晰的政策指导和有效的监管。在这一领域加大政府政策性投入,例如提供税收优惠、场地支持、师资培育扶持等等,是事半功倍之举。
2018-12-07 11:29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政策调整,常常只能微调,如何切实赋予人们选择休假时间的自由,真正实现错峰出游,让公众黄金周假期的成色越来越足,彻底改变“中国式放假”,可谓任重而道远。
2018-12-07 17:0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