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谁给“娃娃高管”扎堆国企大开方便之门

谁给“娃娃高管”扎堆国企大开方便之门

2018-12-08 11:22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阅读提示29岁的他当上400亿国企董事长,可公司赚钱要靠政府补助

  光明网评论员:城投类国企的“娃娃高管”问题,似乎揭开盖子就停不下节奏。

  近日,有媒体报道了浙江温岭市国有资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9岁科员跳升董事长事件,题为《29岁的他当上400亿国企董事长,可公司赚钱要靠政府补助》。这在全国并不是孤例,总资产达121.31亿元的山东省的淄博市临淄区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也是一家有着大量年轻领导的国资企业——9名董监高人员全部都是80后和90后,其中90后就有3名,占比1/3。

  学历平平、年纪轻轻,甚至羞于公开其毕业院校的几个普通年轻人,却以火箭班的加速度一跃成为百亿乃至千亿级国企的掌门人,这究竟是“励志剧”扎堆出现,还是“官场现形”的潜规则开始奔涌?

  很多人大概会联想到陕西西安高新,一家总资产超过1000亿元的国企,近期的一次人事调整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该公司法人、董事长兼总经理由一名80后担任,而两位新任董事皆为90后。面对舆论质疑,地方先是回应称“未发现影响公司正常运营的社会关系”;诡谲的是,此后却称已决定对该三人停职并启动相关法律程序。

  “90后娃娃”董监高现象引起社会关注和热议,这当然不是说舆论对年轻人有偏见。自古以来,英雄出少年的故事浩如烟海,年龄不是国企董监高的天然门槛。公众担心的是——在“龄不配位”的质疑背后,有没有“能不配位”的必然逻辑。道理很简单:城投类国企盘子不小,肩负着诸般重任,别说是几个门外汉,就是一般的职业经理人,恐怕都要捏把汗去履职——那么,这些刚毕业没几年的年轻人,凭什么就轻松坐上高管的位置呢?

  这个问题,外行当然只能看热闹,只有内行才能看出门道。

  以淄博临淄公有资产公司为例:落款日期为2014年4月的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显示,该公司当时的董监高任职人员无论是年龄还是从业背景,均与目前的管理层队伍有着很大的差异——仅就5名董事会成员情况来看,不但全部是60后,而且大多有着在政府部门任职的经历。那么,为什么一家原本由60后领导的国资公司,突然将重要的董监高职务交到了一群年轻人手上?这些年轻的董监高在实际履职中究竟肩负了哪些职责?这些问题,既有待追根溯源,更有待厘清因果。

  动辄百亿千亿的国企,就这样交到“娃娃高管”的手上,公众的质疑有二:一是这些好命的“娃娃高管”,其上位之路究竟有没有家庭能量的“加持”?二是即便家庭或社会背景清白,他们会否只是为了解决“公务员和事业编制员工不能在企业兼职”的制度困局而背锅的“提线木偶”?不管是哪种情形,真相必然指向国企管理中明目张胆的程序疏漏与监管阙如。

  谁也不能说每家存在“娃娃高管”的城投类国企都有问题,但对于全国上万家城投公司来说,年轻的董监高扎堆被曝光出来,除了触目惊心的观感,多少叫人有些举一反三的忧虑。国企改革早就是老话题,在政企分离、企事分离这么多年之后,究竟还有没有傀儡董事会暗中异化着市场运行的基本规则?国企高管的问题,看起来是人才机制的问题,说到底可能是资本运营的顽疾。一两个“娃娃高管”出点事,也许并不是最可怕的,真正令人担心的是,本该在市场击楫中流的国企,会否因实际操控者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长袖善舞而固化脚步?人们更有理由担心的是,这些国企若在高管任命上儿戏,那么,在其他核心性经营管理环节,一定就都守法合规了吗?

  谁给“娃娃高管”扎堆国企大开方便之门,这是个资本问题,更是法纪问题。媒体揭开了一个又一个故事的开头,接下来国企改革及纪检监察恐怕要好好续写故事的真相和结尾。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叕见手术台上涨价,医疗监管当发力

谁给“娃娃高管”扎堆国企大开方便之门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眼下,在民意的压力之下,警方介入调查,显然是必要之举。一者,被虐待的幼儿需要一个说法,不能稀里糊涂就算完事;再者,幼师这一行业也需要外部的强力监管。
2018-12-14 17:43
一端是包含亲情在内的正常成长生活环境出现了真空,一端是任由网游来填满由此留下的“空虚”,这种精神与物质上的双重失衡和错位,给留守儿童带来的成长性损伤,无需赘言。
2018-12-14 17:43
环卫部门冬季洒水作业还有“失手”的时候,其他部门或单位犯错的概率无疑更大。有些单位却缺乏相应的常识,特别在环保压力下,更容易机械地进行洒水降尘作业。
2018-12-14 13:10
如果监督管理制度被制定得过于机械,抛却实施扶贫措施的根本宗旨和目的,单纯为让驻村扶贫人员待在村子里而死板执行,就会失去其真正意义所在。
2018-12-14 13:10
直播顶级中学课堂的做法虽在应对高考挑战时的效果未必能赶上其他模式。但是,对于广大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假如有更多的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力推此事,绝对算得上幸事一件。
2018-12-13 17:26
南昌大学的学生调侃学校的停电通知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让学生长期承受停电的折磨,不仅暴露南昌大学在管理建设层面的现实缺失,也凸显出了当地教育部门的责任缺失。
2018-12-13 17:23
如何让一个受到严重伤害的人摆脱创伤,重新拥有正常的生活,是今天包括医学和心理学等学科都难以完成的任务。类似创伤,会永远留存于幸存者的心中,并影响他们的后代。
2018-12-13 11:28
是时候好好审查校园APP的合法性与合规性了:既要看看它们是否必要而科学,更要查查它是依循什么路径进入校园的。别再披着信息化的幌子,把学生当成“流量自肥”的唐僧肉。
2018-12-13 11:31
既有的刑事责任年龄,给未成年人犯罪以法律宽容,不仅对受害人难言公平,甚至可能演化为对犯罪暴行的纵容。面对不忍直视的频发血案,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或许应尽早进入立法者的视野。
2018-12-12 16:42
从故宫口红的几度刷屏可以看出,当前文创产业已占据了消费者视野,社会上对优质文创产品依然抱有一种“饥渴”,对文创产品有着极高期待。从这个角度说,创作者也当不辜负这种期待。
2018-12-12 16:45
把体测与毕业挂钩的做法,还是考试的思路,这和把体育纳入中考一样。需要防止的一种倾向是,体育课就是根据体测项目组织学生跑、跳,以及一些同学为了体测达标,进行突击训练。
2018-12-12 16:46
没有无限的责任,也没有任性的权利,这是成熟市场的基本要义。网约车拒载醉酒乘客,把各种消费场景与矛盾厘清在合同规则里,既有利于平台成熟与完善,也裨益于司乘关系公平与正义。
2018-12-12 12:20
尽管近几年通过实现“两票制”减少了药品的流通环节,但是由于各家医院和医生在药品的选择方面仍具有较重的话语权,为了提高销量,药厂方面在营销方面的成本依然比较大。
2018-12-11 15:34
魏则西事件已过去两年多,《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等制度设计也在不断进步;遗憾的是,“竞价排名”的江湖上,故事仍停留在坑蒙拐骗的那一页。
2018-12-11 15:34
就本次事件而言,根本无需闹到对簿公堂的程度,行政复议阶段就能化解问题。但两级交警部门偏偏“硬撑”到法庭上并败诉,难道他们不知道其做法违反法定程序吗?
2018-12-11 15:34
“空手套白狼”的开发商当然需要大力谴责与追责,但更需要追问的是,“空气房子”是如何顺利通过工程竣工验收与备案的,又是如何顺利办理产权证的?
2018-12-11 15:34
对于工业厂房等,社会已有再利用的共识和能力,但对于油罐这样的高危物品,恐怕仍需认识的时间和过程。同时,各地不断提升相关处置能力和警惕性,是十分必要的。
2018-12-10 16:01
这折射出的是一种形式主义顽疾,由于一些地方扶贫的考核机制不健全,事后问责不到位。使得基层部门和官员养成一种侥幸心理,久而久之,平时不作为、临时抱佛脚就成了习惯。
2018-12-10 15:58
血缘亲情是人类与生俱来、最基本的情感,无论用什么方式粗暴将其斩断,都不人道。执政者们在政策设计和执行的过程中,多点人性的温度,少点粗暴和漠然。别让悲剧再次发生。
2018-12-10 15:55
如没有详尽的调查过程披露、没有给出合理释疑,那么,公众很容易将之误会为文过饰非。在地方部门涉嫌行政违法的公共事件上,相关权力者是有遮蔽或调和真相的趋利冲动。
2018-12-10 11:3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