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2019-01-04 11:34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网评论员:据媒体报道,32岁的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副研究员李啸(化名)被自己的学生告上了法庭。事情起源于2015年6月欧洲化学出版协会旗下ChemCatChem杂志发表的一篇英语论文。在该论文中,李啸是第一作者,他当时指导的硕士研究生刘毅(化名)是第二作者。刘毅认为,李啸利用自己实验得出的数据撰写成稿,成为论文第一作者,侵犯了自己的署名权。于是,他将李啸告上法庭,希望法院认定自己是论文的第一作者。

  2018年5月,一审败诉后,原告刘毅不服,提起上诉。记者从上海知识产权法庭获悉,2018年12月17日,此案二审开庭,当庭未宣判。

  从披露的信息看,这件事颇有罗生门之感。

  如刘毅诉称,李啸曾向其索要实验数据,并承诺“实验都是你做的,数据也都是你的,但你没写过科学论文,第一篇论文由我来执笔,会署你为第一作者”;刘毅称,他曾向法院提供了一段他与李啸的通话录音,通话中,李啸告诉刘毅,赵军等要做论文的通讯作者,自己不可能再当第三个通讯作者,所以让刘毅在这篇论文中“牺牲一下”。

  李啸辩称,刘毅及其他项目组成员在其指导下开展实验,实验数据由院方所有,并由该院所属的低碳中心师生共享,并非此项目专用。刘毅的导师赵军出庭作证时称,在该论文中,刘毅的贡献在于实验部分;其第二导师李啸参与提炼论文中心论点,设计实验,撰写了论文的大部分内容;论文的署名顺序经讨论决定,投稿前曾发给每个作者审阅,刘毅未对署名顺序提出异议。

  该案二审尚未宣判,是非曲直仍有待法院厘清。但至少提出了学界的一个公共话题:一篇论文里,导师该怎么署名?无论具体在该案中细节如何,这一尚未完全厘清、潜规则与学术常识交织的话题,才是这起纠纷产生的起点。当然,这并非意味着在该案中必然埋有潜规则的线索,但这一话题之所以在互联网上引发广泛讨论,至少说明署名次序已成为一种困扰,尤其是学界新进入群体,苦此久矣。

  事实上,在互联网上检索相关话题,类似求助、询问、吐槽乃至控诉都不少见。从常识来说,自然是作者是谁就署谁,这本不构成问题。麻烦的是,一篇论文背后,是一种学术生态,也是一个权力结构。在这种结构中,学生与导师的博弈能力显然是不对等的,学生在校期间,诸多关键环节都卡在导师手里。那么论文署名,很多时候就是这种权力结构的纸面演绎,署名次序,与酒宴中的论资排辈类似。因此怎么署名,变成了学生与导师之间彼此试探、互压筹码的结果,争议也多由此而起。

  外在环境也助长了类似风气。2016年,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郑磊跟他带的硕士生合写了一篇论文准备在国内一家核心期刊发表,内容和格式都经过了编辑的审核,但是到了最后一步,期刊主编却突然提出“硕士生不能联合署名,只能留下老师一个人的名字”。几番沟通未果后,郑磊作出一个决定:“只要不让学生署名,我就只能撤稿!”

  遇到郑磊老师是幸运的,但此事之所以能构成新闻,恰在于他挑战了学术圈的“嫌贫爱富”的整体风气。这种环境,恰也扭曲了在署名一事上行为模式。对于期刊来说,自然期望刊发有学界重头人物牵头的成果,不乐意有“身份不高”者出现在于作者一栏;倘若导师、期刊两相合谋,那么学生自然容易沦为这种学术生态的底层。

  平心而论,在前文所引的具体案例中,未必就必然存在着类似的学术压迫。以具体案例为切入口,也不妨跳出这个案例,看一看学术环境的整体水面,是否淹没了一些常识与公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个税App上线,也得注重用户体验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 位置: 首页> 时评频道> 光明网评论员 责编:王营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技术失误”

  • 天价咨询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器官移植仍然存在难以解决的核心难题——捐献器官供不应求。现在中国器官移植对器官的供需比例为1:30,坚持和实施科学、有效和公平公正的器官捐献和分配显得犹为重要。
2019-08-16 15:00
总是在锚定竞争对手,总是在执拗迎合用户,总是在挤压外卖骑手,这种失衡的行业生态是危险的。生命高于生意,从不该有非送不可的外卖,也不该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莽撞与伤害。
2019-08-16 15:00
游泳不仅是一项体育项目,可以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还是一项生存技巧,在掉水时既可自救,也能救人。将如此重要的项目纳入中考体育必考选项,释放出多重积极的信号。
2019-08-16 15:00
完善法律依据、建立制度机制,为“娃经济”提供制度保障已刻不容缓。特别在规范预付缴费问题上,须尽快出台具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措施,别再让预付费成为圈钱套路。
2019-08-16 15:00
学校就是把校区变更的信息告诉学生,学生也不能重填志愿,最多是被录取后不报到。这要求学校要避免在招生的关键期调整校区,且必须有尊重学生知情权的基本意识。
2019-08-15 14:04
这起案件引起关注,还在于有关方面的处理结果偏离了公众的常识和预判。很多人将此案与“偷西瓜案”联系在一起,就是担心执法“畸轻畸重”,或许潜藏着执法者的保护关照。
2019-08-15 14:03
相比于行业惯例,《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中的许多条款都显示出极大进步。例如,“农民工工资月付”一项,就是对这一不合理“潜规则”的一次颠覆。
2019-08-15 14:10
填平求职平台的“坑”还需在全社会确立科学的人才观。现在很多企业选人用人都强调工作经验,要求“来了就能上手”,这无形中制造了就业阻力,也容易导致企业错失英才。
2019-08-15 14:08
人体器官捐献是一项严肃的事业,需要每个环节的严谨、负责来维持公信力。“假捐献”虽然是个案,但恶劣影响非常广。一旦信任被打破,或许正规器官捐献都会受到波及。
2019-08-14 17:32
建立统一的过期药品回收机制,对回收原则、标准条件、管理程序、监督管理等方面做出具体规定,以填补制度空白,实现常态化、规范化回收,切实保障群众健康和环境安全。
2019-08-14 15:53
让孩子在完成规定作业,确保人身安全的条件下释放天性,尽情玩耍。即便这样的时间只有一个假期的一半或三分之一,也为假期无处和难以安放的孩子提供了极好的机会。
2019-08-14 15:53
二手平台不能沦为色情平台。在二手电商平台上,买卖双方理应恪守依法与诚信准则。对于消费者来讲,更应增强防范,不能被违法违规信息所忽悠,致使自身权益被侵害。
2019-08-14 15:53
对红石公园而言,尽快在核心地区设立有效的隔离装置,加大人力巡逻力度,无疑是当下亡羊补牢的必要举措;更重要的是,要在当地居民心目中构筑一圈无形的隔离带。
2019-08-13 17:54
现实中,对于司法判决是轻是重,司法维度跟大众感知层面或许有“温差”,但重要的是据法而为。而在此之外,在舆情发酵的情况下,司法部门也不妨多些释疑动作。
2019-08-13 14:53
县里重点招商项目受重视无可厚非,但不能在法律法规之外搞特殊,更不能干扰市民正常生活秩序,减损其他商户的正当权益。相关部门不应动用公共资源,更不应充当企业的“家丁”。
2019-08-13 14:51
乘网约车加收空调费看似小事,但也反映出行业发展中存在的管理问题。无论是监管方还是企业当予以重视,既不能纵容乱收费的存在,也不能任由侵害网约车司机权益现象的发生。
2019-08-13 14:49
大量的现实案例证明,技术改进当然是有必要的,可技术再先进,也必然是需要人的执行的。每个幼儿园早上都按要求来清点人数,查明异常情况的原因,就这么难吗?
2019-08-12 18:15
受影响民众和企业相比本身就力量悬殊,面对维权难的困境必须完善救济机制,在必要时甚至特事特办。同时那种为了政绩而罔顾生态、安全代价的发展模式,必须及时抛弃。
2019-08-12 17:00
这种现象既不正常也难以持续。除了消费者保持足够的理智与清醒,监管部门同样需要不被乱花所迷,让“人造肉”归于真实与本真,成为消费者多元化的选项之一。
2019-08-12 13:43
官方权威发布误转误发重大气象预报信息这一事件,足可以成为政务新媒体建设的一页典型案例教材。公共部门政务新媒体运营者应以此为鉴,完善相关运营管理机制。
2019-08-12 13:4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