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2019-01-04 11:34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网评论员:据媒体报道,32岁的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副研究员李啸(化名)被自己的学生告上了法庭。事情起源于2015年6月欧洲化学出版协会旗下ChemCatChem杂志发表的一篇英语论文。在该论文中,李啸是第一作者,他当时指导的硕士研究生刘毅(化名)是第二作者。刘毅认为,李啸利用自己实验得出的数据撰写成稿,成为论文第一作者,侵犯了自己的署名权。于是,他将李啸告上法庭,希望法院认定自己是论文的第一作者。

  2018年5月,一审败诉后,原告刘毅不服,提起上诉。记者从上海知识产权法庭获悉,2018年12月17日,此案二审开庭,当庭未宣判。

  从披露的信息看,这件事颇有罗生门之感。

  如刘毅诉称,李啸曾向其索要实验数据,并承诺“实验都是你做的,数据也都是你的,但你没写过科学论文,第一篇论文由我来执笔,会署你为第一作者”;刘毅称,他曾向法院提供了一段他与李啸的通话录音,通话中,李啸告诉刘毅,赵军等要做论文的通讯作者,自己不可能再当第三个通讯作者,所以让刘毅在这篇论文中“牺牲一下”。

  李啸辩称,刘毅及其他项目组成员在其指导下开展实验,实验数据由院方所有,并由该院所属的低碳中心师生共享,并非此项目专用。刘毅的导师赵军出庭作证时称,在该论文中,刘毅的贡献在于实验部分;其第二导师李啸参与提炼论文中心论点,设计实验,撰写了论文的大部分内容;论文的署名顺序经讨论决定,投稿前曾发给每个作者审阅,刘毅未对署名顺序提出异议。

  该案二审尚未宣判,是非曲直仍有待法院厘清。但至少提出了学界的一个公共话题:一篇论文里,导师该怎么署名?无论具体在该案中细节如何,这一尚未完全厘清、潜规则与学术常识交织的话题,才是这起纠纷产生的起点。当然,这并非意味着在该案中必然埋有潜规则的线索,但这一话题之所以在互联网上引发广泛讨论,至少说明署名次序已成为一种困扰,尤其是学界新进入群体,苦此久矣。

  事实上,在互联网上检索相关话题,类似求助、询问、吐槽乃至控诉都不少见。从常识来说,自然是作者是谁就署谁,这本不构成问题。麻烦的是,一篇论文背后,是一种学术生态,也是一个权力结构。在这种结构中,学生与导师的博弈能力显然是不对等的,学生在校期间,诸多关键环节都卡在导师手里。那么论文署名,很多时候就是这种权力结构的纸面演绎,署名次序,与酒宴中的论资排辈类似。因此怎么署名,变成了学生与导师之间彼此试探、互压筹码的结果,争议也多由此而起。

  外在环境也助长了类似风气。2016年,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郑磊跟他带的硕士生合写了一篇论文准备在国内一家核心期刊发表,内容和格式都经过了编辑的审核,但是到了最后一步,期刊主编却突然提出“硕士生不能联合署名,只能留下老师一个人的名字”。几番沟通未果后,郑磊作出一个决定:“只要不让学生署名,我就只能撤稿!”

  遇到郑磊老师是幸运的,但此事之所以能构成新闻,恰在于他挑战了学术圈的“嫌贫爱富”的整体风气。这种环境,恰也扭曲了在署名一事上行为模式。对于期刊来说,自然期望刊发有学界重头人物牵头的成果,不乐意有“身份不高”者出现在于作者一栏;倘若导师、期刊两相合谋,那么学生自然容易沦为这种学术生态的底层。

  平心而论,在前文所引的具体案例中,未必就必然存在着类似的学术压迫。以具体案例为切入口,也不妨跳出这个案例,看一看学术环境的整体水面,是否淹没了一些常识与公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个税App上线,也得注重用户体验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责编:王营]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它令无数人热泪盈眶,激活了内心深处的记忆和情感,得以体验价值、文化和情感共同体的洗礼,这正是艺术作品的力量和价值所在。它或许也正是文艺创作的方向所指、路径所在。
2019-01-18 16:26
“小罐茶”在宣传中利用了人们想喝纯手工炒茶的心理,使用了“大师”“匠心”这样的概念。推出“大师作”这个概念,让人相信它是手工的,但又对“作”进行了另外一种解释。
2019-01-18 13:15
非遗进社区,有助于帮助地方特色文化形成可持续发展,又有助于强大源动力,让大量地方性、地域性和特色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保护、利用、传承中找到最佳结合点。
2019-01-18 13:18
治理面对青少年的有害信息并没有那么轻松。对于那些屡禁不止无良教育企业,绝对不能允许它们继续下探底线,必须要有更严厉的措施,让其付出代价,失去继续作恶的能力。
2019-01-18 13:16
炒作到底该如何定义?判断公益行动是不是炒作,理应有简单而明确的标准,那就是相关主体是否只说不做、少说多做或者说到做不到。以此量之,这家酒厂至少目前言行一致。
2019-01-18 13:18
明明处处违规,可是各部门却应对疲软,眼看着高楼起,眼看着高楼拆。若职能部门不能守好法律的防线,出现短命办公楼的荒唐事也就不奇怪了。
2019-01-17 17:53
追问还不应止步于产品虚假宣传。直销企业产品,在网络上不乏涉嫌违规多层直销以及传销的投诉信息,这些投诉,是不可忽视的举报线索。
2019-01-17 17:53
个税专项扣除从大的角度看,似乎比较健全。但落实到细节上,包括前段时间最受关注的房租抵扣争议,还是有不少不够细致、细化的地方,可能让减税减负效果在落地过程中打折扣。
2019-01-17 14:35
新航空公司成立,是为了响应民航市场的巨大需求,但由于客运业务经验较少,包括航班调配、飞行员管理已同此前民航货运业务大不相同,可能还会出现飞行员数量不够需要外借的情况。
2019-01-17 14:35
向家长收费、给老师送礼,原本定位为沟通、监督的家委会,竟陷入了人情化、官僚化的套路,这背后是家校关系异化的缩影,也是教育焦虑激烈程度的表现。
2019-01-17 14:35
家长们常说当下很多地方教育生态恶化了,然而唯独没有想一想,自己的行为是不是也在为这种恶化推波助澜?学校亦然,应该把精力用于办学,而不是滥用权力搞乱七八糟的事。
2019-01-16 17:45
过早进行医疗美容手术,一则不利于健康,二则其效果稳定性并没有保障。在过往案例中,许多未成年人都在初次整容之后,又陷入了重复手术、依赖性手术的泥潭。
2019-01-16 13:22
让楼市置业者消费权益归位,让市场回归理性,对地方房地产的健康发展,坚决遏制楼市不合理上涨,会起到积极作用。期待各地楼市治理,关注、借鉴这一思路。
2019-01-16 13:21
唯有一线职工的创新激情被激发出来,经济社会创新发展才会拥有不竭的动力之源。政府相关部门、各级工会组织、企业管理者,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呵护住职工的创新热情。
2019-01-16 13:20
人们在享受互联网便利的同时,更有不被推销信息骚扰的权利。监管部门势必亮出法律之剑,从严执法,而非让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法条沉睡,进而终结狂轰滥炸的推销信息。
2019-01-16 13:19
车载报警系统要发挥震慑作用当然没错,但如果仅仅只能“震慑”,远远不够。检索相关信息可知,目前全国各地出租车一键报警系统,不少都处于一种形式大于实际的尴尬状态。
2019-01-15 18:29
常言“纸寿千年,绢保八百”,古纸原料一般是以树皮和麻为主的植物纤维,既怕潮湿又忌干燥,容易遭遇脆裂、粉化和虫蛀等现象,相较于青铜器、陶瓷器等在保护方面更加困难。
2019-01-15 13:02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古训从未过时。错误既已铸成,高校方面不妨及时吸取教训,须知,考试环节把关不严,损害的不仅是学生的利益,还有学校自身的公信力。
2019-01-15 13:02
很多时候,职场必须为这样的家庭模式买单;但更多的时候,职员们却不得不面对不那么善意和友好的职场。“孩子高烧请事假被拒”,以一个极端的样本,放大了职场与家庭的冲突。
2019-01-15 13:02
哪怕权健、华林酸碱平等公司是地方的利税大户,也不能以保护主义姿态来进行调查处理。纵容直销企业变相传销,或用保健品坑人,是一种带血的发展,必须尽早摒弃。
2019-01-14 16:1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