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

说破无毒的“马上就办”

  1月12日,蓝田县政府院子里的一间办公室外,挂上了一块“蓝田县马上就办办公室”的崭新牌子。据了解,“马上就办办公室”是蓝田县落实西安市政府“效能革命”的一项具体措施.1月11日晚,县长陈顺利主持召开会议,决定成立“马上就办办公室”,并迅速印发了工作实施细则等。蓝田县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办公室成立的“节奏”也体现着“马上就办”的精神。(1月13日《华商报》)

  说实话,“马上就办办公室”,在名字上并不是个讨喜的事物。因为从逻辑上,一个反问句就能噎死人:为什么有个“马上就办”,还不是因为你们从来习惯“不马上办”?

  如果把这个办公室的名字改一改,花光的好运气可能又乖乖回来了,比如“效能办公室”“新服务办公室”。不仅围观者不会扔烂番茄,可能还能与现代化公共治理搭上边儿,立时显得高大上起来。问题是,有了“马上就办办公室”,地方行政绩效就完美无虞了吗?而没有这个办公室,地方办事效率就一定低下吗?

  从实践来看:2014年7月30日,曲阜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马上就办”工作体系通过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从最初悄悄挂牌、备受争议,到其后的高调公布、一片赞誉,曲阜的“马上就办办公室”成立已快6年了。事实上,“马上就办”已不单独承载提升行政效能、促进作风转变的职能,用地方政府的话说,“‘马上就办’的功能在不断深化,已经成为工作决策的有力补充和来源”。政府叫好、百姓叫座,这“马上就办办公室”,似乎并没有成为行政补丁上的一个怪胎,反倒成了激活传统行政作为版图的一尾鲶鱼。

  倒不是说“马上就办办公室”是灵丹妙药,而是我们在表达杞人之忧时,起码要注意两个事实前提:一则,如同辨证施治有“治标”和“治本”之别一样,推进地方行政改革的路径,也有系统之法和部分之法的差别。慢作为、不作为固然要问责,公共治理的转型升级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有个“马上就办办公室”能立竿见影地解决一些存量问题,总比等革故鼎新后再遗留下来得强。二则,“马上就办办公室”确实从某个层面说明,在基层地方有些事情容易推诿扯皮,不过,承认矛盾是解决矛盾的第一步。修修补补也好、扬汤止沸也罢,虽然不是最优选择,但终究好过坐视不管、原地踏步。

  这些年,地方上的“作风办”、“治庸办”、“马上办”等特色办公室也不少。能马上就办的事情,还非要一个专职办公室来解决,看起来也确实是个打脸的事情。不过,在不增人员、编制和经费的情况下,设立“马上就办办公室”,把久拖不决的难事解决在办公室的行政效能里,起码也不是多坏的事。再说,这个办公室横空出世,并不意味着其他相关的行政改革就因此搁置。

  把“马上就办办公室”当成传递效能政府的信号、而不是解决效能顽疾的定海神针,那么,在增量改革的语境之下,实事求是地为群众多办点事,何须以行政洁癖去锱铢必较呢?(邓海建)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