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昱冰

雨天,读读《三国》,看看炒房

  清明,本来晴得好好的天,却在快黄昏时,雨飘忽而至,越下越急,从容淡定地提醒着世人:今天究竟该是谁的主场。

雨天,读读《三国》,看看炒房

  一个本该是踏青、看花、思亲、怀古的日子,却没有了原本的清幽,也像其他假日一样,炒房的话题又一次刷爆了屏幕,也刷爆了人们的心,最终在一篇“揭秘炒房团如何在九个月里,把房价炒高两至三倍”的文章里,达到了最高潮。

  现在的世界好像陷入进了这样一个规律——世事千条线,可这千丝万缕最终扎到人们心头的,却似乎只有一根针:房价。

  小时候第一次读《三国演义》,有一句话就印象非常深,曹操说:“宁教天下人负我,不教我负天下人。”当时就想,曹操的心理素质真是太好了,这要走到大街上,满眼看见的都是自己亏负过的人,日子可怎么过啊?

  后来知道了,史料上的记载是:“宁我负人,休教人负我。”程度虽然有差异,但仍旧觉得这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心理素质。

  现在,看着这些职业炒房人,我忽然有了一种熟悉感,他们虽然没有像当年的曹公一样,堂而皇之就把自己的人生观昭告天下,但却真正在做着“宁教我负天下人”的事情。

  把一个城市的房价在九个月之内炒高两到三倍,就意味着,原来五千一平米、六七十万可以买一套房,九个月之后,房价变成了二百万。硬生生把很多刚需家庭逼得只能望房兴叹,逼得很多年轻人只能啃老。

  这是炒房人对世人的第一重亏负,还有亏负更重的第二重,他们把很多普通人也拖上了“炒房”这辆疯狂的列车,通过不断炒高房价,为人们画出“买了比没买好、早买比晚买好、能多买一套就比少买一套好”的思维导图,让人们不断把毕生的积蓄、精力、欢乐、幸福都压到了“房子”上,让房价只能升不能降,成为了一种全社会的期盼。

  可这些炒房人,真就能通过炒房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吗?恐怕未必。史书中的“枭雄”,真不是单纯靠运气就能做的。绝大多数普通人是承受不住“天下人负我”所带来的怨念的。

  平时生活中,如果见到阴郁和怨愤的神情比较多,自己的心情就会变得低落。走在北京街头,看到身边匆匆而过的人流,都是一脸麻木、言行间充满莫名的焦躁紧张,即使有房的人也会不由地感到压抑、莫名焦虑。这就是群体效应。

  人离不开人群,如果整个人群都充满了不安和忧虑,一个个体是难以保持住单一的快乐的。所以在科幻小说中,总是用社会分区的方式,把不同群体彻底隔绝开,彼此看不到。旧时的大地主会垒起高高的围墙,豢养上私人武装,也是为了保证彼此两不见。

  可现代社会是实现不了这种隔绝的,每个人,都需要在社会里生活、接受它的气场。而社会的气场是由大多数人的情绪所决定的。真正决定一个人、一个家庭幸福指数的,恰恰是这个社会的整体氛围。

  曹操可以不在意这个氛围,甚至有可能从中获得快乐和激情,毕竟“枭雄”的心思,我辈常人难以度之。但世界上99%的人还是会受控于这个氛围的。

雨天,读读《三国》,看看炒房

  所以我始终认为,拥有房子的数量和幸福感的比例是存在拐点的。最佳状态应该是:自己有房子可住,房价涨跌都在正常市场规律范畴,人们不会过度去关注它,因为涨跌对自己影响也不会太大。一套房子住了二十年、旧了、觉着小了,即使没中巨额彩票也敢想想再换一套更心怡的,并不是痴人说梦。

  如果一个普通收入的家庭,通过两代人三十年省吃俭用、降低生活质量,尽量再多买套房子,然后依靠着天天期盼房价不断暴涨,来增强生活的安全感和幸福感,这种梦想是不现实的。

  因为真正的幸福感,只能来自于社会各个方面的高度和谐,依靠任何一根畸形生长出来的枝杈维系的幸福感,都不会牢靠。所以,只有跳出炒房人规划出的思维导图,让房价回归理性,让房子回归到“住”的功能,让这场已经延续了太久的“房的盛宴”画出一张新的思维导图,才是让大多数人都能自己岁月静好、同时也带给别人静好气息的最佳途径。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