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昱冰

劳动权——突然被忽略的人权

  所有节日基本都逃不出两种功能:庆祝或者纪念。我所理解的五一劳动节,应该为了庆祝,庆祝自己仍旧是一个劳动者、仍旧拥有劳动的权力。

劳动权——突然被忽略的人权

  这句话不是矫情,也不是鸡汤,只是在讲述一件很真实的、但不知为什么突然被很多人忽略掉的事实——每个人的劳动权,也是人权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人们现在越来越注重人权,人权应当被尊重的范畴也在不断扩大,可偏偏“劳动权”这一项重要人权,变得模糊了,甚至身份尴尬。好像劳动是一件很丢脸的事,能够不劳动才是幸福的、美好的。

  前几年网上热传过一个帖子,一个年轻男作家说,他会对他妻子或女朋友大吼着说:“不许上班了,我养着你。”

  无数年轻女孩儿被感动得痛哭流涕,纷纷点赞,把他当做好男人的标尺。可我当时只觉着很崩溃,特别想说:“等等,大家都冷静一下,先别这么激动,咱们先捋捋。如果,我因为某种原因不能上班或者不想上班了,你作为我男人,有养我的心和能力,这是对的。但你不能强行剥夺我外出工作的权力。”

  还记得一百多年前,女权运动中最重要的一项内容是什么吗?为女性争取走出家庭、外出工作的权力。再后来,那些伟大的女权先驱者们又开始争取女性和男性同工同酬的权力。

  从当年东西方女性都是被桎梏在家庭之中,只能作为男人的附庸,到今天女性去应聘各种工作岗位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中间是一场又一场真实发生过的艰难斗争。

  当然也不光是女孩子,现在很多鸡汤都在强调“不劳动”的快乐,却绝口不提劳动对于每个人的重要意义。劳动绝不仅仅是为了一份工资。一个人生命的价值、活力、获得的尊重与认可,全部都是通过“劳动”这个途径来体现和得到的。

  演艺公司想惩戒一个艺人,最常见的方式就是“封杀”,不再给你劳动的机会,剥夺你劳动的权力。

  人们都爱看宫斗剧,后宫中最累、劳动量最大的女人是谁?是皇后。掌管六宫,操的心最多,可妃嫔们仍旧前仆后继都想当皇后,谁也不怕累。冷宫最清净,什么都不用干,谁也不想去。受宠的妃子比受冷落的妃子干活儿多,得打扮自己、得每天费尽心思变着花样儿哄皇帝高兴、得上下打点左右逢源,那些一年到头也见不着皇帝的女人,就没这么忙活,可仍旧个个都想受宠,宁可每天忙活。因为只有能得到这些“劳动”的机会,她们的人生才有希望。

劳动权——突然被忽略的人权

  没错,后宫中的女人做的这些事也是劳动。不仅是在烈日下挥汗如雨才算是劳动,所有为了理想付出的正当的辛苦和努力都是劳动。

  一个人,没有机会为了自己的理想去拼搏是痛苦的;人只能无所事事,让生命像一潭死水似的在静止与枯寂中渐渐变得虚无,是可怕的。

  世界上唯一不用劳动的生命体可能就是蚁后,被喂食、产卵,就是生命全部的内容,但没有人愿意像蚁后那样活着。

  所以不是劳动需要人类,是人类离不开劳动。每个人所从事的劳动的具体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类需要用这种鲜活而具体的方式,每天唤醒自己,给自己的每一天一个真实的开始和结束。也用劳动来区分生命中的每一天和每一年,给生命进程留下一个个或深或浅的刻度。

  也经常听到人说:“我要是有钱就什么都不干了。”这恐怕也是在网文中,美女上司文和总裁文长盛不衰的原因,谁都渴望能突然有一笔横财从天外飞来,哪怕砸得自己头破血流。

  但事实上,有钱人对劳动的态度已经是久经考验了。中国古代从来不乏家里很有钱却严格要求子弟读书的例子。大革命前的欧洲,许多没落贵族靠着年金的利息生活,长年累月什么都不用干,但很多这样的人却在历史中留下了名字,因为他们选择了另一种劳动:主动去研究各种知识。

  所以,现在很对人对于“不用劳动”的臆想,只是停留在突然暴富,至于暴富之后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并没有认真去想。就像女孩子们被恋人一句“不许上班了,我养着你”感动得天昏地暗,却完全没有想过,做一个全职主妇,心理上和身体上并不比职业女性轻松。

  太阳底下无新事。古往今来,人该不该劳动、需不需要劳动这件事,已经被人们都琢磨明白了,劳动就是一项非常重要、非常宝贵的权力,必须拥有和珍惜,没什么可琢磨的了。(聂昱冰)

[责任编辑:网评中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