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昱冰

快递和保健品,打败我们的总是孤独

    历史书籍好像有一种神奇的功能,每次读它们读久了,读者的心中就会不由自主地生出很多绮丽的想象。这些想象,也许与历史有关,也许又和历史毫无瓜葛。

快递和保健品,打败我们的总是孤独

    比方说,我总会有一种感觉,中国古代那种用墨汁写成的史书,是距离每个普通人最近的。因为每个人的一生一世就像是点点墨迹,汇聚出横竖撇捺,最终聚成一个个字,永远落在了那里。

    所以,当未来有一天,我们这些人的生活形态也变成了史书中的一个个墨点,那它们最后聚集成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词汇?会不会是:“孤独”?

    近来,专门以老年人为目标的保健品诈骗案,频频出现在各种报道中。和其它更多是存在于新闻里的案件不同,这类案件几乎每个人都在生活中遇到、听到过,可见它的泛滥程度之深广。

    而骗子们之所以能屡屡得手,并不全是因为老年人与社会脱节,不能看穿他们的圈套。有很多老人,因为太孤独,所以明知是欺骗、是陷阱,也忍不住一步步朝着深渊走过去,不愿回头。

    骗走老人们积攒了一辈子的养老钱,这种行为已是可恶至极。专门利用、针对他人情感世界中最脆弱的地方,进行欺骗,以满足自己的私欲,所暴露出的人性之恶,更是令人发指。但也必须承认,骗子能够横行,确实有一个重要的客观原因,就是老年人太孤独。

    据官方数据统计,2016年,中国人使用快递超300亿件,这里面固然有网购实惠、快捷、物流因其便捷已经成为了日常办公环节中的一部分,等等各种原因。

    但确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客观原因:很多人在享受方便的同时,也在把接收快递,当作暂时消除孤独的手段——只有真正远离亲人,在陌生城市中生活过的人才能明白,当租住的地方永远不会有家人你来我往的噪杂、手机铃永远只会为工作响起的时候,经常会不定时到来的快递包裹,能给人带来怎样的慰藉。

    正如另一个官方统计显示,我国现在已有的“空巢青年”人数是2000万。300亿个包裹中,肯定有相当一部分,成为了这2000万人生活中暂时的陪伴。

    这就是我们现在最真实的生活状态。虽然城市交通、车站、机场越来越繁忙;虽然随便走进北上广的一间饭店、咖啡厅,里面都是爆满着的,每张桌子前围坐的人都在显现出热情洋溢、活力四射。但谁也没办法否认,“孤独”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深入地渗透进我们的生活。每个人都阶段性的或已经永久地,被孤独所击中,难以逃脱。

快递和保健品,打败我们的总是孤独

    好像前不久,“空巢老人”这个词还在引发争议,现在“空巢青年”这个词就接踵而至,这一回,人们连争议的兴趣都没有了。

    就在四五十年前,中国人的生活形态还是家族群居,四合院里的三世同堂比比皆是。一转眼,好像才一梦醒来,就已经变成了父母和子女各自栖息,天各一方。

    人们来不及反应,也来不及认真想一想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该如何应对,一切就已经都发生了,只能马上接受。等进入了这种新的生活形态之后,再慢慢整理出适应它的攻略。毕竟应对几代同堂的攻略,是从上千年生活实践中打磨出来的,比较成熟稳定。而这套新攻略,诞生得有点匆忙。

    结果因为攻略还不够完整,所以青年、老人、你、我,都成为了“孤独”的手下败将。

    为了打败孤独,人们也想了很多办法,例如建议青年人去做很多很多事,争取每一分钟都不闲着;为老年人创造群居生活的环境;探讨新型城市和乡村建设模式,让一些家庭重新回到家人聚居的状态。

    但这一切都还在尝试之中,没有人能说清哪种更有效,也没人能说清当我们这些人老了,会遇到怎样的晚年生活。前几年我一个女性朋友刚刚离婚,当时她消除孤独的方式就是网聊、见网友。她曾说,等她老了,只要还能上网聊天,就不会寂寞。我问:“那你们六七十岁的时候网恋还相互传照片吗?”那一刻,她想杀了我。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她,不管是年轻还是暮年,消除孤独的方式,都不应该是依靠体力为自己寻找来没完没了的喧闹和热闹。而是在融入生活的同时,还有让生活真正沉静下去的能力,也有让心灵在沉静中独自欢欣的能力。(聂昱冰)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