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昱冰

电视剧也应该过过青年节

  趁五一假期,在快进键的辅助下看了看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我真是由衷佩服当初追剧的广大观众,在不能快进的情况下,仍旧坚持每天坐在电视机前,忍受着那些与主题无关的枝杈人物“搔首弄姿”。我也很佩服编剧的敬业精神,之前就在报道中看到编剧说,这个剧本原计划是40集,结果被要求延长到55集,所以等于注了15集水。而他真就把这些“水”一根根搓成线、一针针织进了剧情里,硬生生把一件袒胸露背、鲜艳性感、充满诱惑力的爆款毛衫,织成了育良书记身上那件厚实单调的深灰色毛背心,让人一看见就想犯困。

电视剧也应该过过青年节

《人民的名义》剧照

  演员们也不容易,扮演高育良的老戏骨,在第一集里眼神、表情、手指的动作,都有特别到位的象征性表现。但接下来因为剧情推进太慢了,这些动作和后面的情节无法在观众心中紧密连接起来,所以逼的“育良书记”几乎每次出场,都给自己加戏,不停通过眼神和表情提醒观众:“你们看看我这双阴鸷的眼睛,和这张写满虚伪两个字的脸,千万别忘了,我在第一集里就有暗示了,我是反派。”

  为什么会出现人为注水的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为了能多加广告,增加收入。资本就这样毫不留情地摧毁着一部电视剧的艺术魅力。蒸米饭加水多了都不好吃,注水过多的电视剧注定成不了精品。

  今天是青年节,我们就来畅想一下,电视剧的青春该是怎样的容颜。

  现在大家都认可一种说法,“青年”不再是很狭义的年龄概念,它更是对精神状态的一种描述。人们都渴望年轻、喜欢青年,就是因为“青年”的精神状态是最美好的:积极、快乐、昂扬、永远不知疲倦、充满激情和活力,一天做的事比别人三天做的还多,所以生活多姿多彩得让人眼花缭乱。

  从这个角度来说,电视剧是真正可以永远年轻的。它不受生理机能限制,每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都是全新的,裹挟着激情呼啸而来,瞬间淹没人们的所有感知器官,让观众沉溺其中,根本无力挣脱。就像一个全身都涌动着蓬勃朝气的青年,只要他出现,整座房子立刻就变得明亮、喧嚣。

  可注过水的电视剧却恰恰相反,它更像一位垂垂老矣的暮年之人,把一个青年一天之内做的事,分散到了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内去完成,这正是老年人和青年人最大的区别。

电视剧也应该过过青年节

《人民的名义》中,侯勇饰演赵德汉

  《人民的名义》里,观众都折服于侯勇的演技,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的戏集中在两集里就全演完了,带给观众的冲击密集而猛烈。试想,如果把他和陆毅的对手戏抻成五、六集,估计观众对他的演技也就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感受了。

  诚然,现在的电影和电视剧的属性,越来越倾向于“商品”,是商品就首先要考虑资本的意见。但是,资本在实现电视剧经济价值方面的途径,是不是可以再丰富一些,不要光摁着注水这一条路往前走。注水对电视剧真是百害而无一利,它损伤的不仅仅是某一部剧的朝气,更是正在破坏着整个行业的朝气。

  电视剧就应该是一个青年,而且它有足够的资本永远年轻下去,靠自己的青春活力大肆占据这个世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渐渐变成人们生活中一样可有可无的东西。

  《人民的名义》中很推崇《万历十五年》,这本书大家都很熟悉,不用多说。我手里这个版本比较旧了,是2007年的,正文一共231页,其中还包括大概30多页注释。也就是说,作者用了大概200页,就把文官群体和文官政治这两件事说明白了。如果他想注水,给张居正也弄个“出污泥而不染”的侍妾、再来两段风流艳史,是很容易的事,毕竟书中的人物基础非常好,轻而易举扯出个三、五卷完全没问题。

  可如果那样做了,《万历十五年》也就不过是无数现代人写的古代小说中的一本,再也不会具有它现在这种独特性。

  你可以说,拍电视剧和写书不同,前者付出的成本更高,所以面对资本的时候自主性更低。但是,这里面有一个是想开发可持续性资源,还是只想一打一散一次性榨取的问题。

  青春永驻是从古至今人类永恒的梦想,电视剧制作者们既然手里拿着这个资源,就让自己的野心更大一点,给电视剧也设一个青年节,让电视剧成为这个世界上一个青春永驻的存在。(聂昱冰)

[责任编辑:网评中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