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鸡汤党放过穿短裙露假肢女孩

2017-05-24 17:57:32

请鸡汤党放过穿短裙露假肢女孩  正如输掉比赛的原因往往不在神对手而在于猪队友那样,这年头,毁掉清誉的经常不是黑,而是低级“赞”;

  正如输掉比赛的原因往往不在神对手而在于猪队友那样,这年头,毁掉清誉的经常不是黑,而是低级“赞”;杀死佳话的也多非诋毁,而是鸡汤。兴许也是因为懂得这点,90后女大学生谢仁慈抗拒成为“励志偶像”——哪怕其经历的惊奇级别,秒杀那些“震惊部”批发的新闻,哪怕老罗的那句“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像提前为她量了身。

  谢仁慈最显著的标签,就是穿短裙露假肢的“独腿女孩”。“独腿女孩”,这几个字开启的脑补情节往往连着“饱经磨难”“命途多舛”,在小学生作文都玩转了“在我的一生当中,经历过很多磨难”句式套路的情境下,她的过往完全可以围绕“悲情”主题写上一本作文集。但她没有,她穿短裙露假肢,就是在抵御某种悲情化人设。

  报道说,她4岁那年因车祸失去右腿,十几年的时光里,她从没穿过短裙。穿长裤之于独腿,原本就跟粉底之于雀斑一样,都是为了“藏拙”。可她却在20岁生日前的某一天,突然决意放弃这层遮掩:“露出假肢来又怎么样呢?”于是她穿起短裙、涂上口红,去约会,去健身,去街头唱歌……如果说,祥林嫂在丧子后的喃喃自语“我真傻,真的”是遭遇不幸者的“出厂设置”,那谢仁慈打开不幸的方式无疑很另类很不走寻常路。

  歌曲《你是我的眼》中唱道,“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而谢仁慈是用向“残”而生的倔强,做了自己的腿,支撑自己领略漫漫人生路的崎岖。她更 “生如蚁却美如神”,所以她宁愿展露自己,宁愿成为“阳光下的残障人士”。

  这经历很励志,可原本弥足珍贵的励志早已被各种“励志型鸡血”打得有些狗血化,变得廉价。有些所谓的正能量总被鸡汤熬得很腻口,以至于反胃,亦是同理。天生四肢全无的尼克•胡哲变成了演说家,身体上的残疾只是对口才的加成。如果断臂的维纳斯也能开口兜售以身说法的励志味鸡汤,或许她也就不复传奇,也会从象征爱与美的女神变成“鸡汤女王”。

  而谢仁慈在拒绝“被励志”方面很清醒。她像拒绝假腿的“伪装”那般,拒绝了“励志”的包装。

  以突破自己的方式去击退不幸给她的内心阴影面积,这很难得,可难得意味着要承受很多异样的眼神。你的“我就是我,是人群中不一样的烟火”,到了别人那就变了味道。毕竟,歧视链与次元壁很难从现实地表上摘除。但谢仁慈看得很透,刺戳中肉会痛,可磨成茧后,却能如软猬甲一般抵御很多伤害。

  幸而在人们的感动神经未被鸡汤窒息的当下,人们对谢仁慈还没有失去正确感知的能力,也能以此为切口窥探整个残疾人群体的遭际。

  看来,那些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如夏花”的生命能量,依旧有着戳心的力量。尽管时下“丧文化症候群”发作,但能让那些说着“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的人服气的,可能还是那些看似本该更绝望的人还在努力。

  努力者得尊严。当谢仁慈拔除那些心梗时,她就用面向生命原力场的努力,收获了更多自己赋予自己的自尊。“你即你所为”,她就是她的尊严。

  如今,谢仁慈打败了很多“瘸子”、“铁拐李”的讥讽,也希望鸡汤党能放过她,别给她戴“最美”的金箍,让她带着自己的尊严过得更清静且自由吧。(佘宗明)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