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宗明

技术革命惠泽面别遗漏了残疾人

  全国助残日刚过,几则跟残疾人有关的消息就熨帖人心:上海28岁视障女孩陈思颖以往付款时总得费劲地辨识钞票,但现在,包括她在内的视障者们用手机和耳朵就能结账了;丽江市“和一家无声餐厅”21名员工14名是聋哑人,其点菜方式很特别,用iPad借助手语或文字,餐厅开业至今近两年,没收到过顾客投诉。

  善无专利。还有媒体曝,两名90后研究生历时两年,为失语者群体发明出能直接将手语转化成语音的翻译臂环,应用后,可实现失语者与普通人的流利对话。二人称,团队从没想过赚钱,只想帮失语者朋友解决沟通障碍。

  所谓善者,发于心肇于行。耐人寻味的,是寓于翻译臂环等技术中的为善方式:用技术增进残疾人福祉,改善他们生活、就业等方面的境遇。就跟“科技扶贫”那样,“技术助残”显然也是对帮扶残疾人方面的公益模式的拓宽。

  哈耶克说:商业是最大的公益。此处的“商业”二字如今也常被人置换成“科技”。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及新材料技术等领域的快速发展,互联网正进入下半场,新一轮技术革命蓄势待发。新技术确实极大地形塑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善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它对公众生活便利度的提升,也契合“公益”的本质诉求。

  但新技术发展,会否带来跟社会贫富强弱差序对应的“信息鸿沟”?会不会让很多弱势群体成为技术红利辐射面之外的被遗漏人群?得看到,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顾问Dennisi就曾指出,信息鸿沟在演化为创造财富能力的差距。《未来简史》作者赫拉利也分析道:当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学技术发展的日益成熟,人类将面临着从进化到智人以来最大的一次改变,机器将取代人承担更多的工作,绝大部分人将沦为“无价值的群体”,人类差距也将报复性地再次扩大。

  这无疑是种警醒:科技发展,很可能带来拉大贫与富、强与弱之间的差距,而作为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的残疾人,兴许也会因无法搭上“互联网+”等技术革新便车,其境遇更趋弱势化、边缘化。

  来自中国无障碍研究会的数据就显示,中国目前视障群体约有1300多万人,有将近五分之一的视障者认为“如今的互联网产品很难用”。当新技术将他们排除在“红利分享者”之外时,他们的“弱者”烙印,会因跟普通人在技术惠泽层面的沟壑而不断加深。

  在此背景下,让新技术开发也遵循无障碍原则,乃至专门为残疾人生活便捷化提供技术基础,也是善莫大焉的公益践行。这既能为科技进步加载“人文芯片”,也有助于让残疾人群体坐上“技术红利共享”的班车,消除他们因技术使用差距而衍生的心理鸿沟。

  当下已有些技术在做推进信息无障碍的“增量”:如“电子保姆、智能仿生手、智能导航盲杖、读屏软件、应用3D打印技术的前臂肌电义肢、盲人版打车软件等。这些“技术助残”手段在帮助残疾人融入社会方面的作用,着实不容小觑。

  “科技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公益”,这里的“公益”不能只是“意译”,还应有“直译”——那就是直接地去扶弱济贫。因而也期许,全社会都能在增益残疾人生活上下更多工夫,包括那些科技企业,在研发“黑科技”的同时也多给残疾人预留便利,体现出自身的“技术伦理担当”。(佘宗明)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