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电竞博彩趁疫情壮大,治理要疏堵结合

2020-04-29 15:29:59

对电竞博彩的有效治理,需要疏堵结合。一方面,监管执法不能因执法困难而有所放松;另一方面,其是否有必要纳入体彩的研究讨论,也该早日提上议程。

  李某最近很恼火。短短一个月时间,他因为电竞博彩输掉了近8万元。记者调查发现,博彩正逐渐渗透于电竞行业。植入电竞赛事的博彩平台以高回报为诱导,在小代的推广下以传销般层层发展迅速扩散于玩家当中,其中甚至包括职业电竞俱乐部选手。

  电竞博彩并不是新事物,随着电竞产业的发展,赛事越来越多,各个博彩平台都开始押注电竞领域。尤其在疫情期间,传统的体育赛事停赛,电竞博彩由于能够线上运作,因此吸引了很多“赌徒”。

  国内对于网络博彩有着严格的限制,比如根据最高法的相关解释,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同样属于刑法规定的“开设赌场罪”。

  隐藏在地下的电竞博彩,由于游离在法律之外,运作极不规范。比如,一些博彩平台的页面存在诸多漏洞,玩家赢到钱未必能提现;更有一些电竞博彩的组织者,就是靠社交平台来进行投注和交易,如果支付金额过大完全可能直接拉黑,由此衍生出诈骗等其他非法行为。

  以电竞赛事为由头组织的网络博彩,之所以屡禁不止,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的运作门槛实在太低。

  根据报道,一款功能简单的博彩App,一周左右就能开发上线,花费不到10万元。而在层层代理的拉客模式下,平台每天的流水能达到数十甚至上百万元。成本和收益的不对称,驱使一些运营者铤而走险。

  而且,由于线上的特征,电竞博彩的组织者隐匿在幕后,监管查处十分困难。还有不少电竞博彩平台,将服务器设置在国外,在国内只是通过各种代理,以金字塔的拉人模式来笼络客源,最终就算是被查处,端掉的也只是这些下级代理,组织运作者完全可以卷土重来。

  其实不仅仅是电竞博彩,很多其他的网络博彩项目,为了规避风险,几乎都是采取这种境外注册的运作模式,打击难度很大。

  针对这种局面,需要加强跨国联合执法。同时对国内的组织参与者,得依据相关法律严格属地管辖,提升打击治理力度,提高其违法成本。总之,不能因为疫情而有丝毫的放松,让非法的地下电竞博彩产业链趁势壮大。

  另一方面,具体到电竞博彩而言,它所衍生出的种种违法犯罪乱象,也是因为和传统的体育赛事相比,电竞行业的发展不够规范。比如关于电竞联赛从业者买外围、打假赛的现象,此前媒体有多次报道。一旦赛事盘口可以人为控制,那些玩家就只能是待宰羔羊了。

  正因如此,打击非法电竞博彩,首先还得规范电竞产业的运作。包括监管部门、游戏公司、行业协会等等,对于电竞联赛的运作,都应该有系统的制度设计,避免被地下博彩渗透。

  当然,鉴于市场需求的客观存在,确实也可以考虑将部分需求转入正规渠道。事实上,电子竞技的发展已逐渐成熟,并且被纳入体育竞技范畴,它还是亚运会的正式项目之一。因此近些年来,不少行业相关人士呼吁,像基于体育赛事发行体育彩票那样,围绕电竞联赛发行电竞类体育彩票,挤压非法电竞博彩的市场空间。是否可行,不妨充分论证。

  总的来说,作为网络博彩的新形态,对电竞博彩的有效治理,需要疏堵结合。一方面,监管执法必须跟上,不能因执法困难而有所放松;另一方面,电竞竞猜是否有必要纳入体彩的研究讨论,也该早日提上议程。(熊志)

责任编辑:刘朝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